火箭少女散场 资本角力下的限定团

火箭少女散场 资本角力下的限定团2020-06-24 12:39:42 在2020年6月24日,由“火箭女孩”发起的有限团体是11:39336026@

6月23日,首次推出有限组合的火箭女孩101迎来了正式解散的一天。从百分之九到火箭女孩101,有限的时间,与许多经纪公司角力,无论这些惊人的组合在选秀中赢得多少眼球,他们都没能逃脱“出道就是巅峰”的诅咒。没有几个适合和没有工作,很难成为一个团队的方式火,并有可能成为一个婴儿明星后,解散可能不会高得多。如今,打着集团旗号的汇票仍然很受欢迎,资本一个接一个地涌入。但是,从过去的经验来看,发展有限投资组合和经纪模式仍然是业内的难题。

幕后,公司有了不同的发展

6月23日晚20点,火箭女孩101的告别仪式通过视频平台正式直播,从而结束了这一有限的组合。直播开始后,诸如“火箭女孩告别仪式节目单”和“火箭女孩告别单曲”等话题都在热门搜索中。到20点10分,上述两个主题的阅读量已经超过1亿。

在过去的两年里,火箭女孩101和他的11名成员并没有缺少热量和流量,但解散后,每个成员都回到了原来的经纪公司,以前的热量是否能维持到将来还是一个问号。据数据显示,《火箭女孩101》中的经纪公司是华豪和周天娱乐,11名成员分别属于10家经纪公司。

对这些经纪公司来说,解散是新考验的开始。“在节目资源耗尽后,如果经纪公司想继续确保艺术家后期发展的知名度和市场影响力,就需要重新运作并投入足够的资源,这对艺术家个人以及公司整体能否实现高收入和进一步发展都非常重要。当然,大量投资也会对支付的成本产生影响。”一米手表的创始人王毅说。

在过去两年中,上述12家公司有不同的发展趋势。孟美琪和宣姨属于乐华娱乐,YCY属于温岚文化,克莱尔属于杰姨娱乐等。这些公司要么已经向首次公开募股目标迈进,要么它们的估值已经上升,要么它们已经得到资本的青睐,在这两年内完成融资。

以Lehua娱乐为例。早在2018年,该公司已从新三板退市,并进入独立首次公开募股阶段。截至今年5月,它已经完成了第11次上市辅导。

同时,2019年9月,解亿娱乐宣布以聚源资本为投资方,完成了数百万元的预A轮融资。成立于2016年的温岚文化引起了娱乐传播的关注。后者计划以9600万元收购温岚文化60%的股权,这意味着温岚文化的公司估值将达到1.6亿元。

但是有些公司发展不顺利。2019年,温妮所属的前经纪公司迈瑞娱乐宣布破产。迈瑞娱乐发表声明称,公司运营正常,但同时也有很多讨论。

虽然这12家公司在火箭女孩101的运营过程中有不同的发展趋势,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火箭女孩101的帮助下,上述公司已经引起了高度关注。王毅指出,《火箭女孩101》是一个很好的知识产权,它能以一种新的方式给各个公司带来整体利益,促进其他艺术家的发展,获得更高的关注度。

多方角力导致混乱

与有限合并给各种经纪公司带来的好处相比,有限合并导致的多方角力受到了长期的批评。

以前,火箭女孩101的静修是一个典型的例子。2018年8月,乐华娱乐和麦瑞娱乐发表声明称,超负荷的不合理工作安排给艺术家带来精神压力和身体伤害,使艺术家孟美琪、宣姨和温妮的生活和休息没有保障,因此他们提出提前解除合同。后来,在娱乐周日,他否认了上述声明的内容,拒绝接受提前终止合同,并提议采取法律行动。最后,经过各方谈判,几家公司达成协议,继续保持投资组合的完整性。

类似于火箭女孩101,解散的有限团体NIN

电视评论员孙瑜在接受《今日北京商报》金皇朝娱乐代理采访时表示,对于所有会员所属的经纪公司来说,虽然他们的艺人通过多样化和有限组合的方式获得了较高的知名度,缩短了艺人的培训周期,但相应地,在艺人出道后的高峰期,他们也将失去对艺人的绝对控制权,这将不可避免地影响相关公司的发展规划。

在经纪人吴看来,经纪公司能发展成什么样子,主要取决于其艺人的发展。目前,娱乐圈的竞争非常激烈,要推出一个热度很高的艺术家并不容易,这需要大量的精力、资源和资金。如果艺术家在代理期间得到经纪公司的完全授权,后续的开发与合作将根据公司自身发展的最有利情况进行安排。然而,由于有限组合的存在,“从百分之九到火箭女孩101”的运作模式并不完善,目前,两个有限组合已经完成了中国的全部旅程。然而,这两种有限的组合,无论是集团本身还是背后的经纪公司,或多或少都存在争议。与此同时,在中国仍有许多有限的组合仍在路上或争夺最终的首发名单。如何在未来发展有限的组合,如何规划每个经纪公司,引起了业界的思考。

Beijing business today 金皇朝娱乐代理就火箭女孩101运营中的争议以及有限投资组合与传统偶像投资组合在实际运营中的差异,向华浩华发送了一封采访信,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对方未回复。

“从过去两年的发展情况来看,相关人员,无论是制作人、经纪人还是宣传人员,都必须升级。”王毅强调,虽然目前的工作人员在能力和资源上能够满足艺术家在出道前的发展需求,但整个团队可能无法胜任后续的发展,因此有必要进一步提升各方面的能力,以跟上市场的发展热度和变化,帮助艺术家实现更大的发展,同时也提升自身的发展。在武玉看来,这实际上反映了中国的有限组合运作模式尚未完善,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尤其是在各方资源的混合以及如何使各方价值最大化方面。

此外,王毅说当前的环境也影响了各种格式的开发。“娱乐产品的主要收入在于表演,除了版权收入,影视剧也将涉及广告收入,但随着甲方预算的紧缩,商机会越来越少,这必然会影响收入。此外,对于音乐艺术家来说,不仅商业演出和录音在运营期间会受到环境的影响,而且依靠数字音乐版权的收入模式也相对简单,需要在多元化中探索。”。

来源:今日北京商报

标签:     作者:dadiao | 分类:主文章 | 浏览:14 | 评论:0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