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在变与不变之间平衡

作者:诸葛建国

《脱口秀大会》在第三季开始播出。熟悉的庞博、司文、胡兰、张柏扬、杨莉等明星强势回归,杨孟根、小块、老田等新面孔也相继亮相,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仅在前两个时期,就出现了一些神的运作,如选手的pk反选,周其毛对呼兰的“挑衅”,笑星工作人员突然增加复活权,后期的“魔法剪刀”,以及演员的私人搜查。可以看出,《脱口秀大会》不会在这个赛季继续保持“舒适”。

平台@

《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海报

脱口秀:从小众走向大众

talk show是英语“talk show”的音译,它最初指的是在广播和电视上播放约一小时的基于谈话的节目。早期的访谈节目主要是对最近的热点或一些社会现象进行有趣的评论。然而,从中国的发展轨迹来看,脱口秀这个词的定义逐渐脱离了语言类的脱口秀节目,现在更倾向于喜剧类的“单口喜剧”。除了内容的变化,国内脱口秀的发展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那就是创作者从幕后走向舞台。业内著名演员,如李生、王建国和司文,很久以前都是脱口秀节目《今晚80后》的编剧。2017年初推出的网络综艺节目《吐槽大会》也是为明星们写演讲稿的团体。随着《吐槽大会》的成功,制作人腾讯视频和小果文化在访谈节目中看到了“原创内容”的价值。同年,《脱口秀大会》开始试水。越来越多的脱口秀幕后作家能够走到舞台上讲他们自己的笑话。

从线下的小剧场到线上的综艺节目,脱口秀需要做很多改变来适应大众的口味。对于制作人来说,一方面,脱口秀不能再“自我发芽”,而是应该考虑如何拓宽界限。这是一个邀请娱乐明星作为嘉宾,并介绍多元化的观察视角的好方法。当然,这种选择有一定的风险,受不了或不知道脱口秀的客人会损害节目的水准。在《脱口秀大会》的第三季,张雨绮和罗永好被邀请领唱。一个是女明星,有很强的话题性,敢于自我封闭,另一个是企业家,屡次创业失败,转而进行现场直播。结果非常好。另一方面,节目需要尽可能地丰富表演风格和演员的表情。作为掌控全局的领导者,李生将有意保留诸如双人搭档和音乐访谈节目等特殊形式,并给新演员更多的机会,让他们拥有更具特色的个人品牌。

第一个笑的领导者是李生、张雨绮和罗永好

平台@

,但从参赛者的角度来看,他们需要做出自我调整。过去,北京、上海和广州的小型脱口秀有自己的特色,观众对脱口秀了解得更多,也更愿意加入。一旦上了网,就有太多的方言梗或太明显的地域特色,演员可能会面临不被认出的尴尬。有必要做好准备,降低心理预期,避免老梗的重复言论。

讽刺艺术的冒犯与克制

当喜剧变成“比赛”

例如,老挝人相对较老,当他掌权时,他参加了一场精彩的演出(根据观众、嘉宾和其他演员的表演即兴创作)。“刚才罗老师说,他能做一个掉在舞台上的装置,这是看不见的。我,如果我跌倒,赞助商是不够支付的。”在李的第一个生日之初,我并没有回避与毒品相关事件的公司演员。“我参加了其他节目,发现他们都比我们有趣。”为了麻醉自己,我去看了一些不好笑的节目。你看,有一个合法的方法来麻醉自己。”嘲笑自己并不难,这是脱口秀演员的基本技能。但是很明显,“冒犯他人”越来越难了。

在《脱口秀大会》这一季中,庞博调侃综艺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说“观众其实最期待姐妹俩吵架”,而且“只代表玩家的个人观点”很快就在屏幕上显示出来。张伯扬提到他被其他喜剧演员抄袭,然后强调如果一个交通明星抄袭他的笑话,公司可能不仅不会训斥,还会受宠若惊。这一段意在讽刺。有必要看人们吃菜,这不会导致误解,但字幕仍然不敢带他们的名字。就连杨莉也用漫威电影中黑寡妇的场景来证明“社会上对女性还有很多不切实际的幻想和偏见”,一些粉丝还指责她“不尊重角色和演员”。

平台@

杨莉引用了黑寡妇的例子,讽刺电影中的女性形象必须是“年轻而美丽”。

这些例子并不是为了指责哪一方做错了,而是为了说明一个值得警惕的趋势:辛辣的嘲笑越来越谨慎,不痛不痒的搞笑越来越流行。本来,脱口秀自出现以来就与讽刺艺术紧密相连,在一定长度上带有自嘲和攻击性的内容。只要它还在法律法规、公共秩序和良好风俗的范围内,它就可以被批评为不顺眼。如果我们不得不期待那些本不应该是问题的问题,尖锐的一面将不可避免地被抑制,最终陷入平庸和平稳的常规。

这导致了另一个更* *倍的需求。一个好的表演不仅要“搞笑”,还要有态度和深度。适当的台风和语速、夸张的身体动作、回叫和出色的上吊能力肯定是舞台上的重要辅助,但所有这些都支持了整个表演的核心,这仍然是观点。

有些演员的脱口秀节目能被观众记住,因为他们不是故意堆砌笑话,而是观察和理解社会生活。杨孟恩用“饮酒”和“诗人”两个词来形容李白,说杜甫不如李白有名,以此来讽刺娱乐圈给人贴标签和注意畸形程度;胡兰谈到了回到东北的经历。“唯一有老工业基地痕迹的就是到处都是老铁”,表达了直播产业的快速发展给他的家乡带来的变化。他的幽默中不乏对社会问题的思考。

当然,即使提倡讽刺的自由,演员也必须克制,粗俗和暧昧的黄色笑话是绝对禁止的。高姿态给观众带来的压迫感也是表演的禁忌。但除此之外,一些指责,如“内容过于生活化”和“咒语出现太多次”有些苛刻。表演变得千篇一律不是一件好事。

010-59000

回到《脱口秀大会》的第三季,规则设置实际上比前两季更像一个游戏。

新面孔和老演员都上台了,比赛系统充满了浓烈的火药味:在第一轮突破性比赛中,50名脱口秀演员轮流表演,3名笑料负责人根据他们的表演点亮了灯光。所有三盏灯都亮着,并直接提升;一灯或两灯启动抢麦模式,接受其他玩家的挑战。如果没有人抓住小麦玩家并自动前进,许多人会抓住迈克尔进行反选举。如果表现平平,他们将进入观众投票环节;如果没有灯,它将被直接淘汰。当促销数量达到25时,突破性竞赛结束。“喜剧”能否成为一种竞争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在紧张的气氛下,这个节目真的变得更加热门和散漫。有竞争力的新来者的进入激活了一池泉水,这大大提高了前任的危机意识。此外,在前两个阶段,命题作文的惯例终于改变了,所有参赛选手不再被允许围绕“对不起,我不是第一个”和“笑是生活的解药”等鸡汤主题进行比赛。

然而,新的竞争系统有新的麻烦和许多无法控制的部分。一方面,笑声领导者的照明标准相对主观。张雨绮明显偏向女性话题,罗永好注重自嘲和哀痛的冷幽默,李生憎恶谐音梗,需要平衡大局。结果,他的手在前面松了,在后面紧了

另一方面,竞争模式与喜剧创作本身是不相容的。观众的稳定需求和基于长期积累的不稳定产出形成了一个自然的矛盾。高质量的创作需要大量的“精彩瞬间”,有些演员在激烈的竞争压力下很难写出作品。上赛季退出比赛的张伯扬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更重要的是,即使是一部好作品也可能触及到客人的痛处,就像赵晓晖说的“明星没有文化”,同时冒犯了两个人。

那为什么观众仍然期待它,而节目组仍然有信心?因为这种极端的环境确实能激发一些演员的创作灵感。听着,这很矛盾也很荒谬。如果你遵循喜剧的想法,这已经是足够的材料来产生许多有趣的茎。毕竟,有什么比看脱口秀演员在严肃有趣的同时展示他们小人物的黑暗心理,在舞台下挠头,认为他们很容易冒犯整个世界更有趣呢?

从目前播出的几期来看,《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创新博客“走出圈子”的态度非常明确。在残酷的竞赛制度和开放话题的双重刺激下,选手们变得“狼来了”。然而,就像岩石吐出来的那样,“谁没有一年五分钟的好段落?”这个精彩的节目能否维持,节目能否在形式的变化和内容质量的不变之间找到平衡,还需要拭目以待。(诸葛建国)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