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可起诉美国政府的理由和意义

字节跳动的声明暗示了三种法律主张:针对字节跳动的行政命令没有遵循正当程序;会损害言论自由;摧毁美国市场准入的法律体系。在目前的情况下,第三种法律主张实际上只是表达了强烈的失望,而前两种主张具有实质性的意义。无论字节跳动采取法律措施的结果如何,它都是一个在制度化体系中追求其可预见权利的企业。然而,如何描述美国政府目前采取的措施,将反映出世界上法律产业最发达、法律观念最强的国家对自身行为的评估。

TikTok,一款在字节跳动未上市的产品,已经成为世界上的杀手级应用,它从诞生到拥有8亿用户的速度已经超过了所有其他社交应用,这让Facebook非常害怕。2020年8月6日,特朗普政府发布了专门针对TikTok和微信的行政命令,以国家安全的名义,禁止美国企业和个人在45天后与字节跳动和腾讯进行关联交易。这迫使一向保持低调的字节跳动最终发表声明,明确将法律诉讼作为保护自己合法利益的一种选择。

在特朗普政府发布相关行政命令的前一天,美国国务卿发布了一份文件,正式宣布扩大所谓“清洁网络”行动的范围,不仅将华为、中兴等中国制造商排除在5G网络建设之外,还将在运营商、应用、应用商店、云和电缆五个领域进一步淘汰中国运营商、网络企业及相关应用,打造一个所谓的“清洁网络”。

字节跳动的声明包含三个法律命题

如果字节跳动能够在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前从合作的角度与特朗普政府沟通,并对其运作模式和范围做出适当调整,那么在行政命令签署后,字节跳动就没有退路了。可以交流的善意的空气非常稀薄。为了生存和维护自身权益,字节跳动可能不得不诉诸法律手段。

从字节跳动8月7日发表的声明来看,它在法律层面暗示了三个命题:针对字节跳动的行政命令没有遵循正当程序;会损害言论自由;摧毁美国市场准入的法律体系。在目前的情况下,第三种法律主张实际上只表达了强烈的失望,而前两种主张具有实质性的意义。

基于美国法律中正当程序的主张

用美国宪法中的“正当程序”条款来捍卫自己的权利并不容易。即使三一重工针对美国政府提起的诉讼不算在内,字节跳动也不是第一家声称美国政府违反正当程序原则的中国科技公司。

2019年3月,华为提起诉讼,理由是美国国会针对《国防授权法案》 (NDAA)第889条禁止机构和承包商购买和使用华为和中兴通讯设备的规定,非法剥夺其参与政府和私人合同投标的资格。同年5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进一步澄清了其主张,并提出了简易判决动议,认为《国防授权法案》第889条明确指向华为,构成“同年11月22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一致决定将华为和中兴排除在其通用服务基金(USF)资助的项目之外。”同年12月初,华为向美国第五巡回法院提起诉讼,认为美国联邦通信* * *的相关决定超越了美国通信法的授权,认定华为构成了没有根据的国家安全威胁,违反了正当程序原则。关于之前的诉讼,美国东德克萨斯州联邦地方法院于2020年2月18日做出裁决,驳回华为的即决判决动议。地区法官阿莫斯·马赞特(Amos Mazzant)认为,《国防授权法案》的第899条符合美国国会的宪法权威:“获得商业合同是一种特权,而不是宪法保障的权利。”“华为仍然可以与美国的其他公司和个人进行商业交易,并且可以像现在这样在169个其他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然而,时间已经过去,特朗普政府采取的措施

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是一个全新的法律问题,华为基于正当程序提起的两起诉讼都没有触及这个问题。如果字节跳动根据美国宪法的正当程序条款对相关行政命令提起诉讼,这是一个涉及新问题的诉讼,必须得到美国法院的承认。在字节跳动8月7日发表的一份声明中,字节跳动强调说,他已经通过在洛杉机建立一个透明中心来公布他的内容审查政策和源代码,但是其他类似的技术公司都没有做到这一点。换句话说,即使特朗普政府有* *担忧,字节跳动也已采取有效措施消除其疑虑。在这种情况下,它必须采取前所未有的措施来对付它。什么是正当程序?

为了更有效地利用正当程序条款来保护他们的权益,字节跳动可能不得不向法院进一步描述特朗普政府武断指控的背景:对中国科技公司的敌意没有法律依据。这种叙述可能基于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清洁网络”计划。该计划试图在互联网领域全方位挤压中国企业。从理论上讲,互联网是一个分层结构,其中应用层提供数据传输模式的选择,内容层满足最终用户的需求。一开始,美国政府试图将华为和中兴等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排除在物理网络之外,这贯穿了特朗普政府的5G政策;从贸易层面来看,它的吸引力很容易理解。然而,特朗普政府通过压制和敌视字节跳动和微信在美国乃至世界的业务,通过行政手段逐渐将其* *诉求扩展到应用层面和内容层面,分化和摧毁了互联网,与互联网分权的基本框架背道而驰。特朗普政府的“清洁网络”计划表明,无论采取何种手段,它都将在互联网甚至科技领域系统地进一步实施针对中国的敌对政策。

事实上,“干净网络”的概念本身就是完全破坏性的。“清洁网络”的目的是明确的,但基础是模糊的。这样做的结果是,从底层物理层到顶层内容层,原罪根据其来源为设备、应用程序或服务提供商设置,然后被清除。其罪恶感来源的前提是提供者或其最终控制者来自中国。实施这一政策所导致的过程和结果与“清洗网络”无关,而是“清洗网络”,没有任何伪装和某种性质的歧视。

在一个提倡多元化、自由至上和人人平等的国家,提出这一概念并通过法律手段加以实施,将使每个人不寒而栗。每个学过法律的人都用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了解了美国的法律体系及其思想,任何国家的法律都可以在不同程度上从中吸取教训。在此基础上建立的全球自由贸易和权利保护体系或多或少地反映了这些体系的价值取向和理念。这样,就可以提出“干净网络”可以不加掩饰地去除基于其不可替代身份的相关主体。谁不会对此感到沮丧和担心呢?在这方面,每个人,包括不断向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学习的中国人,都想知道美国法院的意见,不管结果如何。

基于美国法律的主张* * * *

字节跳动在他的声明中提到了行政命令的表达自由。事实上,作为最重视* * * *的美国,它作为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地位无需赘言。就字节跳动而言,其言论自由涉及两个方面:字节跳动的言论自由和其用户的言论自由。美国在法律上承认和保护用户的言论自由方面拥有丰富而成熟的法律资源和经验。在帕克金汉姆一案中,美国最高法院法官在2017年做出的一项判决中一致裁定,北卡罗来纳州2008年的一项法律禁止已登记的性犯罪者访问商业社交网站是违宪的。在他的判决中,安东尼·肯尼迪法官认为该法律范围太广,不能作为目标。他将网络空间比作传统的“公共论坛”,认为相关法律禁止用户在互联网上从事过多的法律活动,从而威胁到用户的言论自由

此外,如果法院要求美国政府证明其措施确实有针对性,它必须要求美国政府证明其对字节跳动指控的真实性。这样一来,法院审查的范围可能不仅是行政命令本身,还会涉及令中国企业头疼的美国海外投资(CFIUS),还可能涉及特朗普2018年签署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的追溯效力和范围。因此,美国法院有必要对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科技产业采取的一系列相关行政限制措施进行审查和认定,这值得从任何角度进行观察和期待。然而,美国公司在字节跳动是否享有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问题。就美国传统法律实践而言,基于* * * *条款,媒体拥有相当大的权利甚至特权。然而,美国互联网行业无与伦比的竞争力和创新潜力是基于《1996年电信法》第230条中的一个基本认识:提供第三方内容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不是信息提供商,因此不对其负责。一方面,包括字节跳动美国公司在内的美国社交网络运营商不是媒体,因此他们不必承担媒体应该承担的民事责任。另一方面,社交网络运营商不能基于媒体的身份要求完全的言论自由权,因此他们必须依靠法院在具体案件中的具体裁定来阐明自己的权利。因此,结果很难预测,也没有成熟的先例可循。

Trump政府针对字节跳动的行政命令并没有明确提出传播字节跳动信息的价值取向,而是基于“威胁”美国公民的“个人数据保护”和“隐私保护”的指控,同时适用普遍的国家安全理由。如果字节跳动声称行政命令是基于其自身的言论自由这一宪法权利,它可能需要做大量前所未有的准备,而且结果难以控制。从字节跳动的声明来看,重点似乎不在主张* * * *的权利。无论字节跳动采取何种法律措施,它都是一个在制度化体系中追求其可预见权利的企业。然而,如何描述美国政府目前采取的措施,将反映出世界上法律产业最发达、法律观念最强的国家对自身行为的评估。

通过法律手段追求自己的合法权益,体现了一个远洋企业的勇气。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实现互联网给每个国家的工业发展带来的自由,互联网给我们每个人带来的个人发展自由,以及这个脆弱的蓝色星球带来的机遇和空间。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律研究所)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律研究所)

标签

发表评论